Aveneu Park, Starling, Australia

罗马已成为“过去式”到底是什么消磨欧洲小国人民的“大国情怀”?

原标题:罗马已成为“过去式”,到底是什么消磨欧洲小国人民的“大国情怀”?

中国是一个文明的国家,我们文明国家在遇到强大的外敌时去激发自己的民族意识之前,很难以汉族去排外,中国自己强大稳定,反而出现了华夷之辨,文化认同的文化扩展。就是靠同样的文化习俗去控制国家的领域,依靠强大的中央,集权而强大的中央集权又依托于军事力量,文化天命等等因素,因此我们可以统治多个民族,乃是一个国家。

但在欧洲家很难认识到这一点,他们的思考则是民族国家的方式,就是一个民族自己统治自己的区域,所以这也导致了欧洲小国人民的大国情怀不显著。

罗马帝国,众所周知,罗马帝国是被奥斯曼所灭,但他却在一战中失败,当时借由英法做主,希腊通过了《色佛尔条约》得到了奥斯曼帝国的爱迪尔内,这便是罗马的副首都阿德里安堡和士麦地区,在此之后,英法人支持希腊人进行进一步的扩张,并吞没了马其顿,塞浦路斯等地区。

希腊致富国开始就从来没有停过恢复罗马帝国的梦想。致富国开始的每一位希腊国王都是罗马帝国科辽宁王朝或者是帕列奥略王朝的后代。如果按照他们的“大希腊计划”来复辟国家并且得到更大的领土,如果成真了的话,那几乎将是相当于曼纽埃尔一世统治下的“最后的罗马帝国”的领土。

但没有想到的是曼努埃尔一世年轻去世,并没有在此之前完成大希腊计划,所以罗马再也无法恢复欧洲第一强国的荣耀。

大希腊计划的忠实得力执行者,希腊的国王亚历山大一世,几乎是在胜利曙光出现之时,被猴子咬了一口,得了,去世了。这导致成金被废除的的前国王重新复辟,在此情况之下,英法两国立即撤回了对希腊的支持。

失去支持的英国,没有了杰出的统治者,也没有了足够的钱财和兵力,在与土耳其大国的战役当中被打了个七八烂,别说功夫。别说吞没别的国家来重建罗马,就连自己的阿德里安和士麦那都拱手送人了。

在此之后的希腊土耳其双方签署的“洛桑条约”,受到了别人的统治。在此之后,希腊国家的人口和军事,经济多方面能力根本无法和土耳其相比。在此之后,我在二战时期又加入了北约,被纳入了美国军事防御体系的范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希腊根本无法对土耳其再次发动全面战争,更别说光复罗马了。

而且现在的希腊以前是共和国,如果真的完成了大希腊计划,光复了罗马,那还得从外国请个罗马皇帝过来,那简直是滑稽之谈。不仅如此希腊国内的“皇帝”还是相当多的,比如动不动就要唱个歌呼罗马末代皇帝君士坦丁十一世的“如闪电般归来”。

以前许多欧洲各种公爵公猴整天为了自己的那点小破地方搞来搞去,勾心斗角,竟然还有结过婚就能统一两个国家的事情,这也实在太不严肃了。

现在种种人称为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正统继承人,不管是国家,罗马都不可能恢复崛起,它的经济,政治,军事已经大不如前,想恢复什么大帝国之前,还不如安安静静的让人们过好日子。而现在的罗马人民族深知历史原因,所以对今日的罗马小国中的大国情怀根本毫无正意。

除了希腊之外还有巴尔干那边一堆小国,为了所谓的大国理想,拼死拼活拼到一地地貌就不说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大国情怀最终指向的也是国民生活水平,国民有尊严。而对于许多小国寡民的欧洲国家来说,想要发展经济,保证政治独立,人们安居乐业是国家比较难统一的事情。

德国人的大国理想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各地赔款第2次全国被炸了个稀巴烂,分裂了近50年,好不容易现在在欧盟内部压过了法国一回,但所谓的大国又从何而来?奥地利所谓的大国光荣,那是属于哈布斯堡的,不是属于奥地利的,哈布斯堡完蛋之后,奥地利就一直在为维持独立的地位而做斗争。

话说回来,其实每一个国家负责任的政治家都应该基于本国现实来实现国家的最大利益。而不是一味的理想化。现如今历史上的大国,瑞典,丹麦,奥地利等欧洲大国,都已经实现了基于本国现有的国家利益下的最大化。但对于周边的小国而言。

经济水平和军事化达不到一定的高度,邻国的施压和国际上的压力,“大国情怀”并不是一个必须的东西。情怀是实力的上层建筑,没有实力还讲情怀,只会被耻笑。

大国情怀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在历史上确实会有很多小国有大国情怀,但前提是大多数国民贫困因此容易煽动在政治上被独裁或者被少数的实力派寡头支配,他们能做出并实施行孤注一掷的扩张侵略。

而在古时候,一般人没有国家意识,大多想做大国的小国,完成所谓的大国基本少数,大多都灰飞烟灭。在现在人们的心里大概都有个数,光是恢复什么大国,没权没力并不靠谱,所以现在大部分欧洲小国民众对所谓的大国情怀并不感冒。

情怀这种东西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退,而这种减退的速度会非常的快,快到无法用词语可以形容,而在欧洲小国地区这样的现象非常明显。如果本身力量不足,政府也没有可能进行导向的话,很快就衰减完毕,安稳环境下的新生代会自动倾向保守。

我们一直在“超英赶美”,并且我们有足够的力量,所以一直保持了道国情怀。欧洲小国比如奥地利什么的,他们已经没有崛起的可能性和必要性,所以很快就没有了情怀。或许有人会讲,美国人没有大国情怀,他们更多的是主人情怀——世界就应该是我的花园,外国人都是花园里的。

这一种主人情怀几乎也都是之前欧洲小国甚至现在的一种情怀,每一个统治者的脑袋里面,无非一天都会闪过一次或者无数次这一种“主人情怀。”就如之前所说的希腊和土耳其他们两位野心都不小,不过实力不足和地位不匹配的情怀一般带不来什么好事。

有人说欧洲小国过得也很好呀,他们就没有依附大国。这种想法应该是大错特错的,他们依附于西欧北美的文明圈,而这个文明圈是现在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

没有大国可依附的人,是苏联解体后留下的,东欧是连年战乱的中东是毒品泛滥的拉美是落后愚昧的非洲,这些地区的人们才是你脱光身上的大国光环后本来的样子。如果没有大国的依附欧洲小国真的会过得很好吗?

再加上历史原因,在二战之后整个欧洲都极为虚弱,美国的霸主和北约的存在让老欧洲实在难以恢复原来的元气,恢复大国荣光的能力。

好不容易从煤钢共同体变成了欧盟,还有共用了欧元,这何尝不是试图抱团恢复勇敢的努力呢,但现如今的欧洲军队都很难建立,甚至国际话语权都掌握不不在他们自己的手里,现实的重重打击不得不让他们低下头来,即便他们表面上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不得不承认现实的确如此。

除此之外,个人认为欧洲国家更看重的是种族和宗教,而不是国家。欧洲地区他们没有大一统的历史,少有的几个帝国也没有维持很久,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的自我认识是以种族和宗教为基础的。

这种基于种族和宗教的凝聚力导致了大部分老外对国家的认同感不足,所以你可以看到存在了几十年的南联盟,重新根据种族分化开来。也可以发现苏格兰人和英格兰人都在一起混搭混住那么多年了,还是以各种东西分得非常清楚,甚至想要脱欧。

而乌克兰则与信仰的不同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天主教这部分仍然维持在乌克兰,东正教这部分则加入了俄罗斯。相比西这些比较小的国家,更为强烈的是国家认同感,远没有种族和宗教来得重。

在二战后,欧洲在美国马歇尔计划下的援助之后,实现了战后的重建,但欧洲也成为了美国人的欧洲。现如今许多人都看得非常清楚,美国对欧洲的打压谁都知道,美国有些战略不只是对俄罗斯,美国还要维护美元的利益,当欧元出现之后就挑战了美元的霸权,让美国很不爽。

所以美国一直都有打压欧洲的战略,在欧洲只要有战乱,欧洲的发展就会受挫。所以如果不长记性,受伤的还会是欧洲,更受伤的就是欧洲的小国,别谈什么情怀了,没有实力谈钱花,那简直就是扯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